欢迎您来到泰摩网球! 注册  合作登录: 支付宝 QQ 微博

费德勒正手-致命武器

摘要:解密费德勒正手的奥秘,学习费德勒的正手技术


费德勒正手是职业网坛中最飘逸最华丽最漂亮最通用和最有威力的武器,可以说巅峰时期费德勒的正手就是最好的正手。下面对这华丽丽的费德勒正手击球进行详细解说:

握拍

费德勒正手握拍其实介于半西方式正手握拍和东方式正手握拍,且在场上依情况而定,如当退于底线较远处与对手周旋相持会更偏向于使用半西方,而在场内展开进攻时选择东方式正手给对手以强烈打击,将费德勒历年作对比,也会发现早期更多采用发球上网的费德勒更偏向于使用东方式正手,而当年纪稍大转为全场型球手后则偏向于使用半西方式正手,这其实也和刚才说的道理是一致的。比较特殊的是费德勒正手的握拍其手有一部分露在拍柄的尾端,但大部分握在拍柄的后部,恰好和拍面连成一线。相比于半西方式握拍,他将自己的食指跟关节轻微地逆时针方向移动了约半个斜边。(为了做到这点,将拍柄后方对着自己,像右图中所示。如果是右手握拍,将你的食指跟关节放在斜边3和4相交的棱上;如果是左手握拍,将食指跟关节放在斜边6和7相交的棱上。)这种修改后的东方式正手握拍比大多数顶级球员的握拍更保守,那些职业选手更多地选择使用西方式正手握拍并将它们的握拍手大部分放在拍柄的下方。这种改进的东方式正手握拍允许那些站在底线附近打上升球的选手获得理想的击球高度,这是费德勒高效的关键。

开放式站位击球

通常业余球手会认为握拍方式与击球站位方式有联系,其实不然,无论采用什么握拍方式,职业男选手清一色都优先使用开放式站位击球而非古典式的击球方式—关闭式站位。但就频率而言,相对于西班牙选手全场式的开放式站位,费德勒在场内会视来球情况选用半开放及关闭式站位,以获得更多的稳定性及更好的向前惯性。而在底线更多的,就像今天那些采用超西方式握拍的选手那样,他通常的击球都采用半开放式或者是开放式站位,极度的转体,在完成击球动作时,握拍手那边的肩膀对着他的对手。

半开放式以及开放式站位允许费德勒不受前腿的阻碍完全转体。而他的握拍方式又给了他通用性——可以选择采用关闭式站位较少的转体方式击球——绝大多数的超西方式握拍选手做不到这点。而通常说来,西方式握拍的选手的转体会更多的朝向前方,使得拍头通过击球点。但他们击球过程中难以向前迎球,因为他们的前腿会阻住他的前挥动作。费德勒综合了古典的和现代的技术元素。他的正手像罗迪克纳达尔那样强烈的转体。而费德勒的握拍方式使得他能够比罗迪克、纳达尔他们站在离底线更近的位置击打上升球。

随挥

许多的观察家注意到了费德勒的结束动作是如何通过他的身体完成的——当随挥结束时他的击球手臂和球拍环绕着他的身体。然而通常却忽略了当他在挥拍进行包卷的动作前,球拍在他的身前多么远的位置。在比赛中,当费德勒猛力抽球的时候,他挥拍击球离他身体的距离等于或超出任何其他的选手。这是他毫不费力的击出势大力沉的球的根源。

费德勒的随挥是如此之快,以至于难以用肉眼来观察。在下面的图例,费德勒的手达到了他眼睛的高度,他的手离他的身体至少有2英尺远。费德勒在这一瞬间达到最大的随挥点,之后球拍开始向后移并开始包裹他的身体。绝大多数认为他们复制了费德勒包卷式随挥动作的选手都忽略了一个重要的元素——不是击球结束马上就开始包卷的随挥。

雨刷式结束

费德勒的雨刷是随挥结束动作通常让那些将这种随挥结束动作和更为激进的握拍方式关联起来的观察者们感到困惑。费德勒在他的随挥过程中转动他的手和球拍,结束时他的手和拍子在他身体的一侧,而不是在左肩的上方。这个过程中他手臂的转动可能达到180度。

通过雨刷式结束动作和古典式握拍的结合,费德勒可以击出过网轨迹较低的大力球,而同时他可以产生与大多数选手相当的旋转(见图)。

关于他使用雨刷式结束动作这里有一些优点:通过调整他手臂旋转的速度和随挥的距离,对于任何球,从斜线穿越到精确的上旋吊高球,费德勒都可以击出令对手难受的角度和旋转。因为他的握拍方式,他能够更早地击球。结合了激进的和古典的元素,使得费德勒在现代比赛中获得了不同寻常的灵活性选择。

为更好的说明费德勒正手与其他球员的不同,我们找出了罗迪克作其对比参照物

请看,费德勒的肩关节和肘关节几乎完全展开;而罗迪克则恰恰相反,他的上臂与身体有一个30度左右的夹角,上臂与下臂之间则有接近90度的夹角。

、罗迪克的正手技术也很出色,是一把足以符合他top10球员身份的正手。照片上显示的两个角度,是教科书一样的典范。自从上世纪80年代,伦德尔、阿加西们把正手变成底线进攻的致命武器以后,网球教练们逐渐形成了一个共识——进行正手击球时,尽量利用身体的旋转去发力。把上臂靠近身体,锁住肩关节,这样的击球才是稳定的。在给学员们灌输这套理念时,他们会指着罗迪克的照片说:“没错,就像他做的一样!”

然而,让教练们感到很没面子的是,如今的“世界第一”费德勒显然违背了这样的教义——看看他那条舒展的胳膊吧。没错,这或许是一种不规范,但没办法,谁让人家不规范都能不规范的那么帅呢?不过当然,早已过了叛逆期的费德勒之所以离经叛道,决不仅仅是为了一个帅字。

只要一点点简单的物理知识,你就一定知道,在圆周运动中,运动半径越大,物体的线速度就越高。鞭子越长,抽人越痛——这个道理不一定要被抽过才知道,用脚趾头想想大概就能明白了。网球的正手击球可以被看作一个以身体为转轴的圆周运动。在同等的转速之下,运动半径越长,球拍拍头获得的线速度越快;而拍头速度越快,所产生的击球威力也越大。这也就是费德勒选择一种“不规范”的正手动作的真正原因。在去掉了那两个夹角之后,费德勒的右臂比罗迪克伸得更长,这意味着,在同等转体发力的情况下,费德勒拥有比罗迪克更强的正手威力。

不过这还不是全部,为了说明费德勒正手的可怕之处,让我们换一个角度,继续比较。

经过千挑万选,又找来了以上三组拍摄角度相似的正手击球照片,分别是击球前,击球时和击球后。可以用来做一个粗略的比较。罗迪克依然是上文中提到的那种教科书式的“夹紧胳肢窝”的正手,或者说是“坐椅子”式的正手;而费德勒也依然是离经叛道的,“不规范”的正手;我们也依然来做“大家来找碴”。

三组照片里做明显的差异莫过于球与身体的位置——费德勒完成正手击球动作时,网球始终位于身体的前方;而罗迪克则不同,在他击球前,网球已经进入了他身体的范围,他的正手击球点完全位于身体的侧面。

网球运动的发力规则讲究的是,用身体带动手臂,再用手臂带动球拍。罗迪克无疑就是这么做的。在击球过程中他的身体始终是微微领先于手臂和球拍的,当转体发力全部完成,身体朝向对方场地,完全进入击球状态之后,他的手臂和球拍才先后转动到击球的位置,就像第一和第二张照片上显示的那样。不难想象,罗迪克在正手击球过程中,他的手臂并没有做什么主动地发力,很大程度上只是作为身体和球拍之间的连接体。如果把他的身体、手臂和球拍比作三个齿轮,那么他的身体是提供动力的主动轮,而手臂和球拍更像是两个从动轮,只是依靠主动轮提供的动力进行运动。

而费德勒则不同,他的正手击球点位于身体前方,这意味着在整个正手击球的过程中,他的手臂是领先于身体的。也就是说,他已经抛开了“身体带动手臂”的限制,在转体发力的同时,他的手臂也在主动的发力。

再来看看费德勒的球拍拍头的运动轨迹。罗迪克一方,无论是击球前、击球时还是击球后,球拍拍头所处的位置都是落后于拍柄位置的。这说明罗迪克很好的遵从着“锁紧手腕”这一条网球运动力的金科玉律,他通过这样的方式把球拍与手臂变成了一个坚不可摧的整体。而在费德勒一边情况又有不同。击球前,他的拍头和罗迪克的一样,是落后于拍柄的;到了击球时,他的拍头开始超越拍柄的位置;最后在完成击球后,他的拍头已经完全领先于拍柄。这说明,球拍在击球过程中除了得到身体和手臂的力量之外,还在击球瞬间获得了一个突然的加速度。这个神秘的加速度来自哪里?打过网球的朋友拿出自己的球拍演示一下吧——答案就在于手腕的力量。正是这一次看似微不足道的“超越”,让费德勒的正手变得独一无二,无可比拟。它昭示着一个可怕的事实——费德勒的正手已经完全突破了“手腕发力”的这一个网球禁区。身体加手臂再加上手腕,这就是费德勒正手的力量源泉。如果说罗迪克那把很大程度上仅依靠转体发力的正手属于top10的行列,那么费德勒呢?

费德勒的正手在充分挖掘其发力效率的同时,利用超人的天赋消除了一系列的“离经叛道”所造成的技术不稳定因素。在挥洒自如之间,就为攻击力和稳定性,这对网球运动中永恒的矛盾找到了一个全新的,更高层次的契合点。拥有最先进的生物力学加速链,费德勒仰仗无与伦比的拍头速度,打造了一支击球意图隐蔽、击球线路诡异,且击球速度致命的恐怖正手。在费德勒的武器库里,正手,无疑是其中最耀眼,也是他摧城拔寨最不可或缺的急先锋。 从这个角度来说,“世界第一正手”,费德勒当之无愧!

相关阅读:

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请在这里发表你的评论

用户名: 匿名用户

评价等级:
Babolat Pure Aero
Babolat Pure Aero

8:30 - 12:00
14:00 - 18:30

客服麦克 

微信公众号

推荐微信扫公众号进行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