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泰摩网球! 注册  合作登录: 支付宝 QQ 微博

桑普拉斯谈对球拍的看法



这场比赛(1994年温网决赛)成为关于草地网球争议的焦点。评论家们异口同声地讨伐当时草地网球的嗓门越来越大,他们说温网成为了两个发球巨人的发球比赛,谁也不会丢掉发球局,同时谁也没本事破掉对方。虽然伊万和我都不是巨人,但是我们成了这个潮流的代表人物。我们猛烈的发球和急于结束每一分的气势更使得温网争议成为一场完美的风暴。

某些权威们认为,温网的网球面临危险,因为科技的发展使得球拍的力量已经达到了恐怖的程度。就连八卦小报都来掺乎,他们把温网比赛中一些政客和皇家成员在包厢打瞌睡的照片登出来。显然,他们犯困跟比赛的精彩程度有着重要的联系。

讽刺的是,我从来没有利用过球拍的先进科技。我青少年时最早的拍子是木头的Wilson Jack Kramer Pro Staff。我还短暂地用过Kneissel。还有Donnay,这和我以后职业生涯一直用的Wilson Pro Staff 85差不多,拍面大小85平方英寸,是能找到最小的拍面。这是在我还没取得最佳成就之前就因为科技进步而失去吸引力的球拍。

我的每个球拍都由Nate Ferguson来重新调整,他替开创了专门改制球拍生意的Warren Bosworth工作。我的所有球拍都在拍头上加上铅条加重。球拍的拍把也做了加工。我用很粗的球柄,在45-8到43-4之间,我喜欢粗的球柄。我也总是用Tourna Grip包球柄。我承认我对球拍的调试非常敏感。在我职业早期,我会早早到达赛会,穿线机和穿线师都不同,我总是在他们能够根据我的要求穿好线之前准备好四五块球拍,如果他们能够做得对的话。我总是担心糟糕或者不一致的穿线让我输掉比赛,所以在开始赢得大赛以后,我决定在这方面花些钱。我雇用了Nate。

Nate基本上作为我的球拍护理人跟我旅行,他也管所有的球拍穿线。我对球拍的磅数很敏感,而且用能找到最细的球线,17 gauge gut。 在土地上,我用的磅数在32-33公斤(70.4到72.6磅)。在草地上,32公斤;在其他硬地上,我提高到34磅(74.8磅)。因为细线和高磅数,球线常常会在奇怪的时候突然崩裂。比如在夜深人静时一声清脆的裂响能把我从梦中惊醒。一年之中,我会用掉700套球线(一套球线的零售价大概35美元)。我要求我的球拍在每场比赛前都要重新穿线。这就意味着如果我赢得了大满贯冠军,在两周内我用了56套球线。在法网期间,如果赛后我的球拍重新穿过线,但是接着下雨停打一天,在我下一场比赛之前我又要求剪掉球线重新穿一次。

这些年来,很多厂商出钱,有时钱相当多,请求我换球拍。我试过几款,但是都觉得和现有的球拍感觉不同。我承认很多是心理因素而已。不过同时,你可能也听说过很多选手因为换了球拍或者俱乐部成绩一落千丈这样可怕的故事。Wilson很了解我的感受,让我一直用着Pro Staff 85。在球拍这件事情上我显得特别执着,以致有几年Wilson跟我在球拍上没有任何合同,我用着他们的球拍一分钱也得不到。

现在回头看,我觉得在我职业生涯后几年如果改用大头球拍也许对我有帮助。我的球拍在草地上特别有利,因为小拍面,细球线和高磅数使得它很精准。但是在土地上,你能从更高的容错空间上得益。我的球拍的甜点只有三四英寸。如果用大拍面球拍加上不同的球线,我可能从后场可以打出更强的力量和旋转。我会跟当年选手们打得一样。

现在很难说会怎么样,但是我可以确信,我的小拍面球拍在草地上是理想的武器。我承认评论家们关于我们把网球变成大炮对轰的批评有些道理。从艺术的观点来说,我和伊万的决赛是不成功的。不过我认为还没那么遭,因为我们打出的风格胜过我们对阵。和其他草地高手的比赛就不尽相同了。

另外一点值得考虑的:我不确信是不是更多的回合就自动提高了网球的观赏性。长久以来人们也抱怨土地上没完没了,有时候看起来完全没有目标的回合让人昏昏欲睡。我认为把速度和风格结合起来是网球的财富,那个传统隐藏的代价就是有时球员的对阵在特定场地会产生单一的网球比赛。

请注意当阿加西和拉夫特比赛时,就没有人抱怨比赛太快或者乏味。也没有人激情洋溢地赞美一场两个牛皮糖在土地上打了五个小时的比赛。虽然我和伊万经常相遇,不过我们不是温网比赛好的组合。在1994年决赛之后,温网开始采用更软更慢的球,而且他们改用混合草来减慢球速,来鼓励比赛回合。

(王牛译)

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请在这里发表你的评论

用户名: 匿名用户

评价等级:
Babolat Pure Aero
Babolat Pure Aero

8:30 - 12:00
14:00 - 18:30

客服麦克 

微信公众号

推荐微信扫公众号进行咨询